浅析紅樓夢人物与情节设定的二元对立意识

浅析紅樓夢人物与情节设定的二元对立意识

浅析紅樓夢人物与情节设定的二元对立意识

紅樓夢杂谈

浅析紅樓夢人物与情节设定的二元对立意识

导语《紅樓夢》中错综复杂的人物关系,人物形象隐喻的历史与《紅樓夢》的深层含义,历来作为紅學研究者津津乐道的话题而经久不衰,在不断的探讨之中更牵引出群星璀璨的学术观点与焦点问题

凡文学作品,一定是通过对生活、社会、自然和人性的思考来反映作者对人生和社会的认识其中一定存在作者的深层思考而曹公在《紅樓夢》中所隐深意堪称教科书式典范那么面对如此一本巨作,我们不妨放开思维,大胆猜测,尽己所能测曹公万分心血之一二

今天我们所讨论的是紅樓夢人物设计中的二元性与对立性是新与旧的对立,觉醒与蒙昧的对立,资产与无产的对立,更是外来与本土的对立,这样的对立贯穿文章始末,时而通过对比展现人物性格,时而通过交融互通推进故事情节,这样的笔法展现了曹公文学功力之精妙绝伦,也是紅樓夢经久不衰的重要原因之一

想要研究这样的二元对立呈现,我们需要以宝玉为中心进行人物关系分析,这里采用的是庚辰本观点,即神瑛侍者化为賈寶玉入凡世历劫,顽石化作通灵宝玉随行,作为观者见一场红楼大梦,写成一本《石头记》,最终委托茫茫大士抄录流传的故事,以此为基础分析紅樓人物,便更是有了几分二元对立,阴阳相合的味道

其中第一个二元对立在于仙凡之别,神瑛侍者来自西方灵河赤瑕宫,所谓赤瑕便是源自上林赋中「赤瑕驳荦,杂插其间」一句,意思是「上林盛极一时 最后难免变成废墟」,暗示大观园难免沦为废墟的结局赤瑕一词意为赤玉微瑕,又与宝玉凡间住所怡红对应而神瑛侍者的神瑛二字则是玄妙美玉的意思,暗示宝玉为其转世投胎

赤瑕便是玉的病弊,表面鮮紅豔麗,內裏卻有瑕疵,正應那句「縱然生得好皮囊,腹內原來草莽」這裏的種種細節對應,一方面表現出寶玉與神瑛侍者的仙凡區別,也是作者暗示寶玉並非頑石所化的細節描寫因此黛玉還淚便是所爲寶玉而來,與通靈寶玉無關那麽這頑石又是何處而來呢,這裏就引出了第二個對立,外來與本土的對立

西方靈河是由佛教中西方靈山極樂淨土而來,神瑛侍者應也是一位得法僧人,才能在靈山赤瑕宮服侍而頑石卻是娲皇補天之後唯一剩余的一顆石頭,是實實在在源自中國本土的靈物這二者一同投胎渡劫,便是反映出第二重對立,本土與外來的交融,也正因一同投胎,最終留下的文章盡是以石頭口吻訴說,所訴盡是神瑛侍者之事,這裏也正面證明了作者中外交融之態度

如果說黛玉是爲前世神瑛侍者澆灌之恩還淚而來,那麽寶钗便是今生與頑石來配金玉良緣而至因此二人在作品中的形象其實可以看作一個整體的兩面來看待,證據就在金陵十二钗判詞之中,其中只有「可歎停機德,堪憐詠絮才玉帶林中挂,金簪雪裏埋」一詞是用同一格描寫兩個人,而這二人正是黛玉與寶钗,曹公用心之妙點至此處,各中妙意自在不言中

而當我們分析寶黛與玉钗的關系模式時,更是會有驚人發現

黛玉生性敏感,與寶玉之間的情感就像青年與青年之間源自相互欣賞所産生的情愫,是平等的,自由的情感,這段感情更是曆來作爲紅學反封精神的不二佐證然而反觀寶钗,則是源自門當戶對的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本身具有封建性和非自主性

曹公曾用寶玉身旁侍女襲人和晴雯予以暗示,襲人識大體,在體制之中如魚得水謀上,而晴雯則是性情火辣,主仆分辨不明,這二人結局正是影射最終黛玉去世寶玉迎娶寶钗的結局,也是曹公對世道的惋惜與對自身的歎惋于是這第三層正是覺醒與蒙昧的對立

这一重重一面面的对立就如同镜子,照的是镜花水月,映的是痴情男女,红楼一梦,千红一哭终于是神瑛侍者不愿娶宝钗重入空门,黛玉还泪随顽石而去,都不得已团圆,却是这场大梦最好的结局这一场紅樓夢,正是自空空蒙昧而来,到茫茫渺渺中去,其中二元之说,供各位体悟红楼之用

紅樓夢相关
紅樓夢人物
紅樓夢典籍
紅樓夢大全
古詩大全